听书 - 禁区猎人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铺桥修路建河堤,这搁在以前都是积德的事情,回头少不了有个石碑,记载一下出钱人的功德,流芳百世。

林朔万没想到,这趟自己做好事做到国外来了,图纸细看下来,他和苗成云两人加起来得修一百里河堤。

土方算下来有十万立方米,而且这土方还不是简单把土垒上去就完了,得结构性加固。

林朔一看这工程量,眉毛就拧到一块儿去了,苗成云也跟着发愁。

两人阳八卦都是九境大圆满,境界不相上下,可实际应用各有所长。

苗成云是传承正宗基本功好,结手印那是打小就练的,手指头关节软,比半路出家的林朔利索,另外他还有音合之术来呼应自然之力,所以爆发力极为彪悍,能以更短的时间汇聚更多的自然之力为己所用。

林朔则是胜在“六相亲和”这一高绝的天赋,感知力更细腻,对自然之力的控制也更精确。

苗公子以阳八卦战斗,那是惊天动地的,如同天神下凡一般,特别帅。

而林朔则喜欢用阳八卦做饭,无论是文火慢炖还是猛火爆炒,都能有滋有味。

可今天既不是打架也不是做饭,而是干工程,主要就是搬山。取别处的山石泥沙过来,在岸边垒成两道一百里长的河堤。

这活儿按说苗成云更擅长,因为苗公子调动自然之力那是大开大合的。

可惜苗公子是水火风雷四相亲和的天赋,艮兑二挂,也是山泽之力他不擅长,今晚这活儿他当不了主力,只能是给林朔帮忙。

那这活儿算下来,就特别吃力了。

要知道自然之力中,天地二力暂且不论,其他六相在性质上有区别。

其中火、雷、风这三相是虚的,调动比较省力,威力也大,所以阳八卦修行者动手的时候基本都会选这三相之力。

而山、泽、水,这三相是实的,想要调动那可费劲了,阳八卦修行者利用这三相就讲究一个因势利导,不能蛮干。

阳八卦战斗之所以厉害,是因为能瞬间改变周围的环境,往往就在那一瞬间,足够了。

可干工程、挖土方,那不是一瞬间的事情,一百里河堤这等于愚公移山,实打实地要把土方用念力搬过来垒好,还得符合图纸上的施工要求。

林朔和苗成云的念力储备,在这种工程量面前,那是不太够看的。

兄弟俩忙活到了天亮,修了五公里多一点儿,占总工程量的十分之一。

太阳升起来一照,俩人就跟泥猴似的,脸色也白得跟死人差不多了,念力枯竭,头痛欲裂。

后半截念力实在是跟不上了,控制力下降,难免撒汤漏水,人也就成泥猴了。

哥俩背靠背坐在已经修成的河堤上,抽烟解乏。

“不是。”苗成云说道,“我忽然回过味儿来了,咱到底是来打猎的,还是来承包工程的?”

“你说得不对。”林朔摇摇头,“咱这不叫承包工程,这就是亲自干工程。”

“你还有脸说呢。”苗成云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,“买卖干成这样,你不觉得丢人啊?”

“这有什么好丢人的。”林朔也按着自己突突直跳的太阳穴,“咱猎门主要业务是狩猎,可在狩猎过程中为了帮到苦主,其他活儿顺带手也做。

我记得以前我跟我爹做过一笔买卖。苦主死了丈夫,活着没盼头要自尽,我爹猎杀了异种之后,还给她说了一个月的书,就那么哄着,逗她开心。

那苦主长得挺不错的,我当时还以为我会有后妈了呢。

结果我错了,老爷子这只是买卖的善后工作,等到苦主心里这事儿好歹过去点儿了,不想死了,他也就走了。”

“嚯,服务这么好,那当时那笔买卖你爷俩挣多少啊?”苗成云问道。

“分文不取。”林朔摇摇头。

苗成云点点头,随后似是领悟了什么,说道,“你少拿这种话堵我,我帮你修河堤这可不是免费的啊。”

“我也没说不给你辛苦费嘛,你回头问念秋要,看她给你报多少。”

“就她,拉倒吧。”苗成云摇摇头,“给个几百块伙食费就算不错了。”

“那我一晚上给你一千。”林朔笑道。

“就这么定了。”苗成云点头如鸡奔碎米,“那这趟活儿我能挣不少呢,昨晚这是一千,加起来不得一万出头啊?”

“恭喜你,发财了。”

“钱是不少,可这活儿咱不能这么干。”苗成云说道,“就按咱俩昨晚这进度,前前后后得干十天啊。”

“不止。”林朔摇摇头,“咱俩念力一天恢复不到巅峰的程度,所以会越来越慢,估计得小一个月。”

“这也太久了。”苗成云说道,“而且咱俩要是一直处于这种念力枯竭的状态也不是个事儿,在这种地方感知力下降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“对。”林朔说道,“确实不能这么干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你去让秦月容想想办法。”林朔说道,“水里的事儿,问她总没错。”

“你自己怎么不去?”苗成云问道。

林朔摇摇头:“何凯那个电话你也知道,我这儿圆不过来了,见面尴尬。”

“行,那我去找她。”苗成云扔了手里的烟头,然后起身走了。

过了大概十来分钟,苗公子皱着眉头回来了,看着林朔直摇头:“她说得你去亲自问,她才告诉你办法。”

“她还有完没完了?”林朔不耐烦道。

“嘿!急眼了。”苗成云笑着摇摇头,“逗你的,她说了,她可以让水量减一半,所以咱这个河堤,不用修那么高了,修缮一下老河堤就够了。”

“那她怎么不早说?”林朔问道。

“人家不早说肯定有原因嘛。”苗成云说道,“你想啊,水量减一半意味着什么,是不是因为河水提前分流了?

分到哪儿去了?那个地方是不是风险很大?是什么样的风险?

这里头肯定有讲究的嘛。

林朔,你平时可没这么不讲理,我看你是心乱了。”

林朔被说得沉默了一会儿,随后点点头:“哎,是有点儿乱。”

“想什么呢?”苗成云问道,“是不是诱饵的事儿啊。”

“嗯。”林朔点点头。

“这事儿不是交给我了嘛,你还这么担心干什么?”苗成云说道,“不信任我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林朔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我在担心什么,就是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。”

苗成云正了正神色,问道:“我怎么没感觉?”

“可能是因为这事儿跟你关系不大。”林朔沉吟了一会儿说道,“成云,现在就我俩,我留个遗言,你……”

“不听不听!”苗成云连连摆手,“晦气!”

苗公子一边说着,人这就又走了。

……

昨晚林朔和苗成云干了个通宵达旦,然后念力也耗尽了。

要不是狩猎队里还有个楚弘毅,哥俩还真不敢这么蛮干。

有楚魁首在,狩猎队的安全暂时无虞,林朔和苗成云白天就直接睡觉恢复念力去了。

如果只是修缮老河堤的话,那这活儿轻生多了。

虽然上千年过去,河堤塌了不少,可修修补补总比无中生有省事儿,林朔估计了一下,前后也就两天的活儿。

而且两人念力不会消耗得那么狠,毕竟是查漏补缺,主要考验得是观察力和感知力。

傍晚林朔和苗成云先后转醒,狩猎队也正是开饭的时候。

这顿饭出自林家大小姐之手,今天她换了个花样,烤了三头水豚。

这是一种啮齿动物,食草,长得像没尾巴的大耗子,然后个头特别大,目前这三头,估计生前都能接近一百斤的分量,足够狩猎队吃了。

水豚基本是水里的动物,它有大量脂肪,一是保暖二是能在水里浮起来,所以肉质有个特点,肥。

这三头被林映雪烤得是滋啦滴油、香气四溢。

就这狩猎队的人都能忍住不吃,非等林朔醒过来才开饭,林朔知道那不是因为他们尊敬自己,而是被林大小姐的厨艺吓出心理阴影了。

这就是等着自己醒过来先试吃呗。

林朔明白这点,林映雪也明白。

猎门总魁首一看自家闺女那表情,嘟着嘴可委屈了,似是对大伙儿的不信任感到难过。

林朔心想你可不冤枉,你老子这副铁打的肠胃都被你弄得窜稀了,换成别人非死这儿不可。

不过闺女毕竟是亲生的,该照顾还得照顾,林朔割下来一块水豚肉放嘴里嚼了一阵,这才咽下去。

嗯,有进步,至少味道上能让人接受了。

至于有没有毒,那得稍微等一会。

林朔于是转过头对苗成云说道:“要不我把遗言说了?”

狩猎队的人都笑了,包括林映雪也没憋住。

都以为林朔这是在逗,只有苗成云知道,这人没开玩笑。

苗公子点点头,表情很严肃:“那你说吧。”

于是林朔就开始真的交待遗言,包括家里的事情怎么安排,猎门的事情怎么安排,昆仑园区的事情又怎么安排。

前后十分钟,一五一十。

苗成云听得很仔细,然后不住点头。

所有事情差不多交待完了,林朔眼看林映雪已经气得差点要满地打滚了,这才摸了摸肚子,笑了:

“哎呀,居然没被毒死。”

“总魁首,苗院长,你俩这戏过了。”楚弘毅在一旁无奈道。

林朔笑着摇摇头,然后把其中一只水豚从烤架上拿了下来,扔给了林映雪:

“去,给你表姑送去。”

“哦。”林映雪虽然一脸不满,可还是听从了吩咐。

“然后你就跟她待一块儿吧,这两天别回来了,学学本事。”林朔说道,“万一她那边出了什么事儿,你也能给我们传个信儿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……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不浪漫奇幻世界

银桩刀

冰山女上司的最强战兵

今何惜

我的巨星老婆

唐小龙
play
next
close